洛伊风韵

融入血液里的记忆
发布时间:2019-7-28 23:01:26  发布人:tszzc  阅读:861

童年的孩子很喜欢听大人讲故事,我的孙女也一样。入学前很好忽悠,三字经里、西游记里随便抽一个都能让她高兴。但到十多岁以后就不好应付了,她要求必须是你亲身经历的事,必须是有教育意义的事,必须是有正能量的事,为此你只能搜肠刮肚的从记忆里去寻找。

今年五月上旬的一天,我到学校接孙女回家的路上,又让我讲故事,且必须是和我当兵有关的事。说来也怪,她话音刚落,我记忆的闸门豁然打开,一个关于芒果的故事跃然脑海。

我是一九六八年春天当兵的,部队驻地在新疆喀什。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军六师炮团,我分在指挥连二排二班。我们这支部队是六八年才组建的,我们是组建后的第一批新兵。周恩来总理为我军亲笔题写了高原劲旅四个大字。当新兵时我们不但参加了新疆军区给我团的授军旗仪式,还亲眼看到了周总理的墨宝。

一九六九年,外国友人向毛主席赠送了珍贵的礼品——芒果。毛主席他老人家不舍得吃送给了首都钢铁工人;首钢工人感到这份礼物太重就转给了首都解放军,首都解放军也不舍得吃又转给了守边部队,最终转到了我们团。为了庆祝毛主席和全国人民对戍边部队的关怀,团党委决定抬着芒果在喀什市游行,让喀什人们和我们同时享受这份幸福和荣誉。并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我们连。

当天晚上我们连召开了全连大会,当指导员把这一消息传达后,全连即可沸腾了起来。随后指导员又宣布了抬芒果游行的四个人。当读到我的名字时,我从座位上蹦了起来,脱口喊出了一句“毛主席万岁!”

第二天,我们四人抬着芒果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。我挺胸、抬头、收腹,目视前方,迈着坚实有力的步伐径直朝前行走。街道两旁密密麻麻的人们手里举着小红旗,口里不停的喊着口号,都把羡慕的目光投向了我们。这时我突然觉得毛主席仿佛就在前面向我们招手;不知怎的,我感到自己长高了许多,魁梧了许多,俨然就是一个仪仗队员在接受毛主席和全国人民的检阅。

游行的当天晚上,连里又召开了全连大会。指导员让我们谈体会并第一个点到我的名字。我第一次在全连大会上讲话,不知该怎么说,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,但又很想说,指导员话音刚落我便语无伦次结结巴巴的讲了起来:我们太光荣了,太伟大了、太幸福了……但我在前面抬,没看见芒果,不知道芒果是什么样子……全团一两千人能选我们抬着芒果游行我们也太了不起了,太幸福了……啥时候能尝尝芒果的味道,这辈子就值了。我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全连的笑声淹没了。

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天我到郑州出差,办完公事后去老同学黄献明家叙旧。献明的女儿就端来了一盘水果,献明对我说,这是昨天买的芒果,您尝尝味道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芒果,即刻像审视珠光宝气般看了起来。看到我的神态,献明问,“你以前没见过芒果”,我把在部队抬芒果的事说了一遍,献明笑着说“以前我也只在电视上见过芒果,昨天在街上溜达,见到卖芒果的,30元一斤便买两斤,让全家人都尝个鲜,你真有口福,一来就赶了。

家儿子在北京工作,退休后我便成了北京—洛阳两地跑的“候鸟”。

十几年来我很关注北京水果市场的行情,一则是吃饭穿衣量家当,既要保证全家人的营养,又要结合自己的收入量入为出;更重要的是孙女爱吃芒果,对这个“小皇帝”还要保障供给。为此我养下了一个习惯,每次外出购物都要到水果店转一转。实事求是的说,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,北京的水果市场琳琅满目,叫出名字的,叫不出名字的应有尽有。以前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南方水果,现在也和北方的水果一样摆满了柜台,且价格每年都在递减。以芒果为例,上世纪九十年代最低也要二十几元一斤。二千年以后,价格逐年下跌,这两年四五元一斤的芒果多的是,而且卖相和口感都很好。自此我也再不用计划经济了,每次到商店都买些芒果回来,保证孙女享用。

上了年纪的人很喜欢回忆往事,总爱新旧对比。说到过穷日子缺吃少穿 时,感慨度日如年;说到眼下的好生活时感觉每天都像在过年。

知不觉中我当兵50周年的纪念日——2018年3月1日就要到了。战友们都想搞一次全连聚会,一示纪念。热心人首先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名曰“炮团指挥连群”。微信群一经建立,全国各地的老战友便蜂拥而至,每个人都想尽快把积在心里多年的心里话说给战友们。一时间群里忙的不亦乐乎。

一天,我打开手机,突然看到了指导员赵守发的消息,既可和他聊了起来。他告诉我,他是百万大裁军时转业到濮阳市政协的,转业时是个正团,现退休已20多年。退休后很想连里的老战友,但一直找不到。现在联系到你们,以后我们随时都能在手机上见面,随时都能聊天了。我告诉指导员,咱连在洛阳有四五个人,我们也时常念叨您。现在知道了您的地址,找个机会我们一同去看望您。我们也诚恳邀请老领导方便时到洛阳聚会游玩。

5月下旬的一天,指导员在儿子,儿媳和保姆的保护下来到了洛阳。我们几个战友也特意到高速路口去接应老领导。他告诉我们,他这是第五次来洛阳,洛阳的旅游景点以前都去过,这次来只看战友,景点一个都不去,每个战友的家都必须到。第一个就到我家。为迎接老为战友的到来,夫人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。家里有的水果、点心、干果、茶叶凡想到的都摆了出来。老战友落座后我和夫人便忙着把水果往战友们手里塞。我给指导员递芒果的同时,告诉他,这是为迎接老领导的到来昨天跑了几个店专程买的。指导员接过芒果说,这样好的芒果以前我们做梦都不敢想,现在倒成了日常生活里的普通水果。指导员吃了几口芒果,若有所思的停了下来,眼睛注视着茶几上的水果,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,对我说,看见芒果和你,我就想起一个很远的故事,不知你能否猜到我想到的故事。我先是一愣,但很快就想到了答案。我笑着对指导员说,咱俩一同说出这个故事,看想的是否同一件事。其他几个战友像等待彩票出结果般的神态注视着我俩。当我俩异口同声说出49年前在部队抬芒果游行的事后,战友们拍着手笑了起来。

笑声过后,我对指导员说,我没记错的化您大我16岁,今年已84岁。耄耋之年了您的记忆还这么好。指导员喝了一口水像49年前给连队作报告一样说。溶入血液里的记忆终生都不会忘记。我一生有两件事溶进了血液。第一件事是1962年中国对印度自卫反击战;第二件就是咱连抬着芒果在喀什市游行。1962年自卫反击战时我是排长,我们连第一个冲到敌人阵地,但牺牲了7个战友,我们排冲在最前面,牺牲了2个。战斗结束后,我评为二等功,颁发证章时,我哭着对领导说,我什么证章都不要,只要我牺牲的两个战友。

1969年抬芒果游行,全团各连都想挣到这个任务。可团长、政委点名把任务交给了咱们连,连党支部研究决定又让我具体负责这件事。游行活动搞的很好,军、师、团首长都表扬了咱们连。这个荣誉当仁不让,我是笑着去领奖的。

指导员接着说,转业到地方后,附近学校每年都让我做传统教育。这两件事我每次必讲,因为这是溶入我血液里的记忆,不做任何准备我能讲二三个小时。

停了一下,指导员接着说,现在老了,腿脚不行了,唯一能做的就是搞点传统教育。要让下一代知道共产党的江山来之不易。让孩子们牢记有权的幸福,没权的痛苦,丢权的危险,保权的责任。教育他们不能数典忘祖,更不能西化。习主席要我们不忘初心,作为一个老党员,我们要带头把这句话溶入血液里。不仅咱们要做到,更重要的是教育好儿子、孙子。这个接力棒要一代一代的传下去,一旦丢了这个接力棒,中国就完蛋了。

故事讲完了,我和孙女也从学校回到了家。我语重心长的对孙女说,现在爷爷把接力棒交给了你,你们也要一代一代的传下去,爷爷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接好这个班。孙女看着我,稚嫩的脸上透出几分严肃和自信说,爷爷的话我也溶进了血液,请爷爷放心,我们这一代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……

退休职工 李成林  

2019/7/25于洛阳关林

网站合作上海按摩